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入凡間的天使 | 11th Jul 2013, 1:19 PM | 一些事 一些情 | (14 Reads)

大醫師,將一生美好時光都獻給他的病人

文/大家健康雜誌編輯部整理

斯洛維尼亞籍醫師范鳳龍來台行醫38年,全心奉獻於服務窮人與病人,他生前從不接受獎項表揚,過世後才由羅東聖母醫院補提名,於1998年榮獲第八屆醫療奉獻獎。雖已過世22年,仍受到緬懷,上月外交部決定追贈「外交之友貢獻獎」給他。他精彩的一生,收錄在《12位異鄉人,傳愛到台灣的故事》中。


1990年10月19日,蘭陽陰霾的午後,羅東聖母護校的禮堂內正舉辦一場殯葬彌撒暨告別式,可容納五百多人的禮堂內早已擠滿了臉色悲傷、神情凝重的群眾,有穿著粗衣拖鞋的鄉下人,也有衣冠楚楚的政要高官,禮堂外聚集了更多若有所失,甚至眼眶紅澀的群眾,他們不是被分配來充場面的學生,也不是來應酬的生意人,更不是死者的親人;他們之中許多是特地請假或翹班的公務員,更有些是放下一切,大老遠從中南部專程趕來的老婦人。

他們要告別、表示敬意的不是什麼顯赫大官,也不是當地的富豪,而是一個在台灣沒有家產、沒有親人的范鳳龍醫師。這位一無所有的外國人曾是他們生命中的大恩人,「從來沒有看過這樣好心腸的醫生!」、「我的生命是他撿回來的!」、「我兒子是他從鬼門關搶救回來的!」會場不時出現類似這樣的交談與哀嘆之語。不認識范醫師的人很難想像,遺相中那位看似不茍言笑的老先生,竟是這些湧自全省各地的群眾心目中慈悲的大好人,在聖母醫院員工的眼中,在老宜蘭人的心裡,范醫師是個傳奇人物。的確,他的生平、作為、脾氣,一直是大家津津樂道的傳奇。


參與羅東聖母醫院的草創
醫術超群,聲名遠播蘭陽平原


五十年前的宜蘭縣人口約二十六萬,當地只有幾間小診所,醫療資源相當不足。當時地方人士羅許阿隆聽說靈醫會想在台灣鄉下找個地方建立醫院時,便極力邀請他們到羅東來。1952年靈醫會在宜蘭縣羅東鎮租下「羅許阿隆博愛診所」,作為行醫傳道的起點,並聘許文政為管理醫師,梅崇德神父(藥師)為院長,於7月15日正式成立「聖母醫院」。

草創時期的聖母醫院可說是非常艱辛,不但開刀房沒有通風設備,連止血鉗也沒幾支,更沒有現代無影手術燈。夏天時,醫護人員在高瓦特的電燈下開刀,為了對抗暑熱,只好在腳下放冰塊消暑。雖然非常辛苦,但醫院中主事的神父、醫生、修士、修女、護士們無不上下一心,同甘共苦,樹立了良好的典範。1954年靈醫會總會長德裔美籍的馬神父專程到羅東視察,被范醫師、神父、修士、修女們的努力而感動,同時也考量病患的需求,便開始到處募款,協助醫院擴建。 

1955年,外科大樓建成,病床增至一百多床,聖母醫院的醫療服務也得以穩定下來,但這也使得范醫師的工作更加繁重。不久後,聖母醫院的名聲隨著范醫師成功的手術逐漸傳揚開來,蘭陽地區許多民眾皆慕名前來。

手術需要許多人配合才能完成,早期靈醫會有許多神父、修士、修女協助病人術前照顧、麻醉、消毒、器械準備、拉鈎、術後照顧等工作,一段時間後,台灣本地醫師、護士也逐漸加入。而協助范醫師最久、也最盡力的,就是來自義大利靈醫會的高安修士、張明智修士、巴瑞士修士、與柏德琳修士。除了這四位長期協助范醫師的修士之外,其他修士、神父,例如卡通靈修士、鮑志修士、王理智神父等人,也都曾到外科協助過。他們也都和范醫師一樣,以病人為重,不僅不分日夜的照顧病人,有時需要輸血時,也毫不遲疑的慷慨挽袖。


服務就像24小時的超商
78歲仍半夜為病人開刀


年輕時,范醫師不吃晚餐,晚上七、八點左右他會抽空喝個咖啡,再繼續開刀。年紀較大之後,為了保護胃,他才吃點簡單的食物。手術通常到晚上十點才結束,所以范醫師要到十一、二點才能休息。當有急診病人需要開刀時,范醫師不會因為自己累了,或時間晚了,就拖到明天,他一定會安排緊急手術,所以有時甚至到凌晨五、六點才能休息。助手常累得眼冒金星、兩腳發軟,但第二天,范醫師還是能準時查房。

范醫師喜歡音樂,這不僅紓解開刀房的壓迫感,也成了醫院員工的精神指標。在辦公室上班的李富美回憶說:「每當大夥加班疲倦時,就會暫停下手上的工作,聽聽擴音器的音樂是否還在響,如果是,精神就會好些,因為那個無給職、無休假的巨人還在為病人辛苦,我們也就不好再有怨言了。」

去世前一個月,78歲高齡的他,有時仍會半夜起來為病人開刀。9月11日他告訴呂道南院長及李智神父:「抱歉,我知道自己身體不好,我可能再也不能工作了。」他感謝別人的幫忙,感謝天主的照顧,他並沒有為自己的病情感到難過,唯一放不下的是,再也不能幫助病人了。9月14日,他強忍著病痛開完最後一台刀之後,就再也沒有站到手術台上,當自己的病情轉劇時,他面對死亡絲毫沒有畏懼。「我就要離開你們去那個較好的地方了」,他仍一本風趣口吻說:「我走了之後,你們不要幫我立遺像,活著時我可以每天洗澡,立了像,每天在室外風吹雨打,又沒有人幫我洗澡」。10月7日當他告解完並領聖體之後,就視死如歸瀟灑的說:「我已拿到了通往天堂的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