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入凡間的天使 | 30th Oct 2016, 9:18 AM | 一些事 一些情 | (16 Reads)
      背負著學者的光環,捧著滿腹經綸,走入尋常百姓家,一介書生披上戲服演趣劇,扮過葉問、楊過、湯川學,吸引老中青幾代觀眾的目光,嫌不夠盡?那麼以大學高級講師身分,站在電視機前大談粗口的來龍去脈,夠盡了吧!扮鬼扮馬不失莊重,講論粗口不落俗套,相信只有Ben Sir(歐陽偉豪博士)做得到。推廣中文、悍廣東話是這位語言學專家的天職,明知不可能勸大家翻閱《辭海》,他遂用與生俱來的幽默感加點創意,將沉悶艱深的學問形象化,寓教於樂,大眾看得愈開心,他演得愈過癮。Picture

Picture        獨市生意
        沒機會上Ben Sir的課,跟部分觀眾一樣,筆者起初也懷疑鏡頭前後的Ben Sir是否一貫幽默感爆燈,見面不消59秒,已確定這位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與電視節目《學是學非》中扮鬼扮馬的Ben Sir幾乎一致。

你在鏡頭前後都如此搞笑嗎?
要連戲嘛!如果平日上堂不搞笑,很難在鏡頭前搞笑!

學者的光環可有為你帶來很大包袱?
學者或博士等光環只屬外界加諸我身上的東西,有如一個頭盔,令我面對不到真我!

有好處嗎?
也有的,那些光環有如一個保護罩,令我更想走出來嘗試新事物,所以我會講講市民心聲,接觸一些敏感話題,希望大家對那些敏感話題多一些正面的看法,否則我會覺得浪費社會資源,我不是保護少數市民,而是保護少數文化。

可有想過發展出一套個人的搞笑風格?
將所有人的搞笑方式「炒埋一碟」便是我的風格。

你覺得幽默感可否通過後天訓練出來?
我懷疑可以,有幽默感的人說話流利兼反應快,這些技巧都可以通過後天訓練,另外我看星爺的戲、黃子華的棟篤笑,很容易抽出他們說話的語氣神態、停頓位、衝突位等pattern,我想將這些技巧發展成一套幽默感的訓練系統,甚至訓練企業CEO以幽默感來吸引下屬,幫企業創造價值。

想做企業培訓?
是否還可以拍電影或開幾場棟篤笑呢? 我是被動不抗拒的,如果有人邀請,我會認真考慮一下。近來我開始思考假如有朝一日觀眾不喜歡我、甚至離棄我,我的演藝事業會如何沒落呢?
Picture
為何有那麼大危機感?
我在PCLL(法學專業證書)課程教學生在撰寫合伙協議的同時,也要思考將來如何散band!做人一定要想下一步,我都要通過創新思維來維持這門獨市生意。

粗口減壓
在電視節目中穿梭時空,扮過唐伯虎、楊過、湯川學,令Ben Sir一炮而紅,更被網民封為男神,接著在言論有點出位的《男人食堂》中以趣劇形式探討粗口文化,由頭到尾都沒說過一字粗口,卻令觀眾領略到廣東話粗口的起源及運用法則,大叫長知識,其中一段短片在社交網站上更錄得230多萬點擊率,贏盡掌聲。

這種踩界的行徑是否由你來做才會引起巨大兼正面的回應呢?
我覺得有些觀眾不是喜歡看我,但他們喜歡看一個大學講師扮鬼扮馬來講敏感話題。

有預計到《粗口學堂》的反應如此正面嗎?
我預計一定有聲音,不過沒想過反應如此正面,坦白說,我教通識科目(《追蹤粵語》)多年,每次都安排2、3堂探討粗口,假如學生不接受的話,大學早已投訴我,不過多年來也沒接過投訴。

探討粗口文化,是通俗抑或是學術?
教你講粗口是通俗,但我教你粗口的典故、文法及語法的話,就變成雅俗共賞,這個節目可拉近象牙塔與社會之間的鴻溝,也是我邊教書邊做節目的過癮之處。

沒有多少投訴聲音,是否反映出社會觀念進一步成熟?
對,大家不會為一件事的發生而即時投訴,而是理解我做節目的背後意義,這令我開始思考一些大眾視為禁忌的說話未必不能宣之於口,而且不少OL都說看完《粗口學堂》令她們很開心,我想粗口某程度上可讓人舒緩工作壓力。

你是否很喜歡衝擊禁忌的呢?
都幾喜歡!以老師身分加一個大台合力去衝擊那些禁忌,所引發出來的迴響特別大,令我特別high。

人話鬼話
近年,愈來愈多前輩表示年輕人的中文讀寫能力下降,翻開報章雜誌,瀏覽網絡文章,不消一會,已找出錯文法錯別字一大籮,情況令人擔憂,對於這個普遍化的現象,每天也接觸大學生的Ben Sir卻有另一番看法。
愈來愈多人不太計較「正字」,報章雜誌亦然,你對這個社會現象有何看法? 作為一個學者,我會觀察這個現象是否愈來愈普遍。刊出錯字的雜誌是偶然抑或每期都出現同樣錯字。假如每期都出現同樣錯字的話,可能是刻意營造某些效果或形象,始終字正腔圓容易給人老土的感覺。

在課堂上,你會堅持「正字」嗎?
我都緊守老師的崗位,教導學生去分辨對與錯,當他們寫錯字、用錯語法時,當然要提醒他們,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至於他們閒時以正字或錯別字交流,我就不予理會了,語言是一種工具,有些人喜歡將語言扭到不同的樣子,用以反映文字背後的另一種信息或機構團體背後的另一種形象。

遇過學生以廣東話(即口語)來交功課嗎?
學生修讀中文系的科目,應該用現代漢語及書面語來寫文章,我會讓修讀通識科目的學生選擇以現代漢語或廣東話交功課,不過沒有學生以廣東話來做功課,可能思想未準備好要用廣東話寫全篇文章,反而WhatsApp幾句用廣東話就無問題。

你對年輕人中文讀寫能力下降一說,有何看法?
在大學層面,我覺得學生的中文水平依然ok,他們懂得分辨書面語及口語,能夠「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其實只要他們兩方面都操得夠fit,能在不同場合運用不同語言,就是最叻!
Text:田佩芬
Photo: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