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入凡間的天使 | 13th Mar 2012, 1:21 AM | 搜奇 . 遊歷誌 | (3 Reads)

別叫錯人了


仇:讀,不讀仇恨的
單:讀,不讀單據的
舍:讀,不讀舍己的“舍
朴:讀,不讀朴素的
區:讀,不讀地區的
召:讀,不讀的號召
華:讀,不讀中華的
查:讀,不讀檢查的
種:讀,不讀種子的
解:讀,不讀解放的
繁:讀,不讀繁榮的
任:讀,不讀任務的
紀:讀
,不讀紀念的
折:讀,不讀折舊的


落入凡間的天使 | 13th Mar 2012, 12:01 AM | 搜奇 . 遊歷誌 | (31 Reads)

妙語

 一個女人愛你,你是丈夫。

幾個女人愛你,你是男人。

十個女人愛你,你是情種。

百個女人愛你,你是偶像。

千個女人愛你,你是英雄。

萬個女人愛你,你是領袖。

全國的女人愛你,你是鈔票。

 

 (閱讀全文)

落入凡間的天使 | 3rd Mar 2012, 12:02 PM | 一些事 一些情 | (42 Reads)

基督門徒福音會是異端嗎?《可蘭經》等同《聖經》的默示嗎?

滕張佳音

一、召開這類聚會的前因

基督門徒福音會(Christian Gospel Disciples Church)以下簡稱門徒會。

1.1 早年印象:

  我早年已在北美華人教牧同工圈中聽聞張熙和牧師曾於七十年代後期的一次加拿大冬令會上被終止講道的事件,原因謂與「一次得救是否永遠得救」的立場有關。鑑於「一次得救是否永遠得救」這類議題乃教會歷史中長期的神學爭論,並不成為辨別異端的絕對標準,故我只把此事存在心裡。

  及後知道門徒會來了香港,並在沙田大圍有基地,吸引了不少人聚會。其中有一位是我當時正服侍的宗派其中一堂會的姊妹,故我特前赴該處觀摩他們的主日聚會,初步並未察覺有甚麼問題,以為這些可能只是一些神學立場或個人的領導風格而引起的爭論而已。

1.2 近年接觸:

  數年前曾在澳洲雪梨的華人教牧聚會中看見有當地門徒會的牧者,但一些華人牧者代表私下向我表示對他們是常存觀望的狀態。去年底有英國利物浦華人教會牧者因有兩位信徒被吸引去了該區門徒會的聚會,特來電郵向我查詢門徒會的信仰情況,使我重新留意這教派的動向。

  於二○○四年有教牧關注門徒會在本港大學界中活躍,吸引了一些大專會友跟隨之,特來邀請我介入他們中間的「訴訟」,並安排我與當中一位門徒會的傳道人對話,而這傳道人原來亦剛已決定離開門徒會,他就是今天我們這聚會中見證人之一的黃德光傳道(Pastor Peter Wong)。

  此外,自我於二○○四年初得悉宣道北角堂萬得康牧師乃早期離開門徒會的牧者之一,我便大力鼓勵他站出來作見證。於二○○四年六月廿三日,先在基督教短期宣教訓練中心和牧職神學院以一特別聚會形式,邀請萬得康牧師及師母作內部講解,當時已招聚了約十位離開了門徒會的肢體出席並彼此支援。

  當期時適逢香港也面對「錫安教會」的問題,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的教育部於二○○四年二月廿一日舉辦了一個專題講座「雙氧水≠活水」,邀請我負責有關「本港異端邪教剖析」的部分,當中我亦公開指出基督門徒福音會在終身的師徒制上出了問題。不久,就收到門徒會兩位區監督(Regional Overseers)陳永雄牧師(Pastor Andrew W.H.Chan)及李錦豪牧師(Pastor Mark K.H.Lee)以書信及電郵,要求我就該次聚會有關對他們的言論必須更正說法,否則會採取進一步行動(信中原文字:We look forward to your early reply or else we will be obliged to take further appropriate action in this regard)。然而,經過一兩次書信往還後,門徒會竟沒有再追問下去。不久,我便發現他們正在積極推動「爾撒運動」,因而亦產生了新一浪的「退會潮」!

1.3 謹慎處理:

  今次我們這麼多位不同年代離開門徒會的教牧及信徒們願意同心站出來見證,是經過各人在神面前慎思明辨及同心數度聚集商討,方才有今天的公開聚會。我們不敢隨便判斷別人是否異端邪教,我們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日子,多年的守望與不斷的了解(整個基督的身體必須要彼此守望),現在,讓我們確切地探討此課題:基督門徒福音會是異端嗎?

二、異端有多種程度與界說

  異端乃指與純正聖經真理存有差異,又因其差異的程度而產生不同的界說:

2.1 非正統信仰 (Unorthodox Beliefs)vs.正統信仰(Orthodox Belief)

  非正統信仰乃指偏離了正統的信仰。

2.2 新興宗教(New Religion Movements, New Cults)vs傳統宗教(Traditional Religion)

  當人們還未或不敢去界定一些新近冒起的教派時,較安全的就稱之為新興宗教(New Religion Movements, New Cults),以表示他們有異於一般傳統的宗教 (Traditional Religion)。

2.3 極端/偏激教派(Extreme or Fringe Sects) vs. 全面/平衡真理(Full & Balanced Faith)

  一個被稱為極端或激進教派(Extreme or Fringe Sects),未必已完全進到異端的地步,但卻因偏執於某方面的真理,而缺乏全面而平衡的真理教導。

2.4 異端教派(Heresies)

  當一個教派否認了核心的福音信仰,諸如:否認三一神論、否認或貶低基督、否認聖經乃唯一至高的啟示權威等等。我們就要公告天下,它已經成為一個異端教派了。

2.5 邪教教派(Cults or Destructive Groups)

  當一個教派不單在教義信仰上出現偏差,還在道德倫理上有違秩序、破壞家庭、有乖倫常等一般社會所不容的行為,可被稱為邪教。

  由傳統正統信仰、變成非正統信仰或新興宗教、變成極端/偏激教派、再變成異端教派、最後淪為邪教教派,這是一個演變的過程,亦突顯出程度上的差異。〔有關異端程度與界說的講解請參聽《正邪一線間》護教講座現場錄音CD(宣道出版社,二○○六)〕

三、問題教派的特徵:

  「基督門徒福音會是異端嗎?」在未給予答案及界定其程度之先,讓我用一個較涵蓋性的統稱「問題教派」來分析其特徵。不難發現門徒會無論在教義上、經典上、教會觀上、教會最高領導人的角色上、末世預言上、傳教手法上、教徒生活上等等方面,均已出現了不少偏差。

3.1 教義上的偏差

3.1.1 偏差的神論:否定三一神觀

  他們認為聖經沒有「三位一體」(Trinity)這個詞彙,是後來教會歷史中大公會議的產物。在「爾撒運動」(ISA Movement, 簡稱IM)的第一課已開宗明義否定「三位一體」;在第二課張熙和還明說「三位一體」在邏輯上是講不通、是荒謬的,故他就像耶和華見證人一樣只強調神體一位論。

  然而,我們知道聖經提醒我們說:「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才叫人活。」(林後三6)雖然聖經中沒有用「三位一體」的字眼,但是聖經的內容卻清晰地啟示出「三一神觀」的真理,叫我們認識聖父、聖子、聖靈的位格與一致的屬性,三而一、一而三。

3.1.2 偏差的基督論:貶低基督、否定耶穌的救主地位

  「爾撒運動」第一課教導說:惟有父神才是從亙古到永遠的(詩九十1-2),而耶穌卻有開始的(約一1)「太初有道」,「道」與「神」不同。雖然直到永遠,但因有開始,故「爾撒運動」第三、四課直稱耶穌為「永恆的人」(Eternal Man),而不是「自有永有」(I AM THAT I AM)的那位。在「爾撒運動」第二課中,張熙和強調「耶穌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在第九課中的最後還引用(路一47)否定耶穌為救主:「接受耶穌基督為我的個人救主--不合乎聖經的原則!」

  可見他是用人有限的思維把耶穌基督的神人二性分割了,結果只強調基督的人性而貶低了基督的神性。其實,來七3指出耶穌基督不是照亞倫的等次、乃是照「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的麥基洗德等次作大祭司。耶穌基督有完全的人性、也有完全的神性,一樣是自有永有者。聖經警告我們說:「凡是不認子的就沒有父,認子的連父也有了。」(約壹二23)

3.1.3 偏差的經典觀:聖經以外再加權威

  張熙和在二○○四年某次同工會上說他以後不讀聖經,因已讀完了。從此經常分享學習阿拉伯文及研讀《可蘭經》的得著,認為《可蘭經》是聖經的補充。故在「爾撒運動」第一、二課引用《可蘭經》四171:「...信奉天經的人啊!你們對於自已的宗教不要過分,對於真主不要說無理的話,麥西哈爾撒(Jesus Messiah)麥爾彥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他授予麥爾彥的一句話(Word),只故從他發出的精神(Spirit);故你們當確信真主和他的眾使者,你們不要說三位,你們當停止謬說,這對於你們是有益的...」然後整整九課「爾撒運動」的訓練課程內容,就根據《可蘭經》這句經文原則去尋找聖經經文、斷章取義地解釋,以切合否定三一神觀的教導。

  這九課的「爾撒運動」課堂並沒有派發筆記,現由曾親身上課的肢體認真記錄下來。第一至第七課內容且經門徒會之教牧同工查核無誤;而第八及第九課則由另一位參與這課堂的肢體所提供,均無加上筆錄者的個人意見。(「爾撒運動」九課內容已上載於香港新興教派研究中心 http://wiki.nrmrc.org.hk/pmwiki.php/CK/IM 網頁上)

  《可蘭經》也是神的默示嗎?回教的《可蘭經》可以等同《聖經》的經典地位嗎?聖經嚴嚴的警告我們說:「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啟廿二18)

3.2 偏差的領導:絕對化領袖的危險

  一個教會在教義上漸漸走偏差,多因有一位絕對化的領袖,以先知的角色、強力的領導,無人能有異議或取代他的地位,他就成了整個教會效忠的對象和事奉的方向。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當最高領導人漸漸變了質,諸如在性慾、錢財及權力等道德問題上出差,往往因其在所建立獨裁體制的教會內受到保護,無人可以挑戰他的地位。

  據悉門徒會在財物上一向都不會向會眾交代清楚,只一味要求會眾信任及順服教會,故亦無人會或敢質疑。在權力問題上,張熙和的治會風格最為人所詬病。

  為了牢寵會眾及強化自己先知的角色,張熙和不斷宣稱領受新啟示。早期在高層的內部訓練中已教導運用猶太教古老的祕術「Kabbalah」(以色列的拉比指這是一種巫術,在猶太教中早被禁),重覆呼喚主的名,又用 C.O.H.E.N. 砌成默觀的圖象(icon),操練幻視成真術(Visualization),追求得到異夢、異象及新啟示,藉以帶領教會的方向。

  張熙和也喜用計算數字及聖經密碼,前後在不同的聚會中,多次預言耶穌基督將於公元二千年、後又稱二○○六年快將再來,且應用這些預言作為教導會眾的生活指引,諸如不必再為子女安排教育等,因為耶穌快回來了!影響了不少人的人生抉擇。當這些年份過去,耶穌基督並未回來,張熙和卻沒有公開承認預言的錯誤及更正其言論。

  「爾撒運動」就是張熙和近年的新啟示、帶領教會的新方向。於「爾撒運動」第一課他開宗明義說:「主興起了爾撒運動,給了我們鑰匙,為了叫我們要更新我們的信仰,要留意我們要擺脫宗教的模式...」

  明顯地,這種缺乏彼此守望與權力平衡機制(check and balance)的絕對化教會領導模式是容易被濫用的。為了凝聚著一群信眾繼續委身於自己的命令,新的啟示、新的方向便推陳而出,不惜離開聖經真理,愈走愈遠。[有關教會領袖反思帶領教會模式的文章,請參閱〈新興宗教運動:個人 vs. 全群〉(世界華福《今日華人教會》第二四九期,二○○五年六月)

3.3 狹隘的教會觀:封閉內向的教會生活

  一位離開了門徒會的姊妹在今次講座上道出她在門徒會聚會十四年來(旺角分會)的親身經歷,就是講壇信息滿帶批判性,多為責備罪惡。連領導層帶領教會、對待會眾時也是常用負面性、甚至定罪性的口吻。若遇夫妻間任何問題,均一味要求姊妹順服。帶領者還提醒會眾不要一起去旅行,甚至不要常走在一起,原因是不許他們討論教會的教導及在教會中所發生的事,怕會眾說三道四,講教會的不是。

  可見門徒會不單不會開放自己與其他信仰純正的教會同道相交,甚至連同一個分會內的肢體也不鼓勵相交,彼此保持距離。這種缺乏安全感、彼此不信任、強烈排他性的特性是來自狹隘的教會觀,就是以地方教會取代了普世教會。但聖經提醒我們要:「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弗三18),這才是普世教會、基督身體裡的相交方式。然而門徒會狹義的教會觀,使教會趨於內向、封閉、神祕、邊緣化;更令活在其中信徒的�=A 9���A1A不能有健康活潑的成長。

3.4 偏差的門徒訓練:操控一生的師生盟約

  張熙和在訓練門徒會全職傳道同工時,要求同工們向他立「師生盟約」,終身不能毀約,否則等同背棄主、等同離婚、犯了屬靈淫亂;亦不可未得張熙和同意而離開門徒會,否則就是離開主的身體、是致死的罪、會失落救恩,故門徒會不容許會眾再接觸離開者(詳情請參考黃銘楷牧師伉儷及萬得康牧師伉儷的見證)。這明顯是強烈的家長式、操控性手法(Manipulation),叫跟隨者得不著在基督裡的真自由,卻活在領導人的軛下成了奴隸。

  過分強調一對一的嚴格門徒訓練、甚至終身制的「師生盟約」,使單純和願意順命的信徒,習慣只會單向聆聽、逐漸麻木而失去獨立思考及判斷的能力。集體意識取替個體意識,久而久之,形成依賴心態,情願採取鴕鳥政策,難以脫離教派、重投社會。

3.5 偏差的宣教策略:「回宣」淪為「回化」

  很多問題教派都積極向大學生入手,吸取社會上這批既年輕又有理想的精英分子入教。加以嚴格訓練,向他們灌輸強烈的末世使命,美其名為拓展神國、搶救靈魂,實質卻為擴大組織、增加人數,建立教派領袖的王國。為成就個人野心,甚至可以不擇手段。

  「回宣」向普世回教徒宣教本是美事,但卻用了許多錯誤的手段,包括欺騙(請參閱一位曾用三個月時間參與「回宣」的前門徒會信徒寫的見證〈我親身經歷這『爾撒運動』的宣教過程〉 http://wiki.nrmrc.org.hk/pmwiki.php/CK/EXCDCT004);更嚴重的就是在信仰上作出完全的妥協(否定三一、貶低基督),把基督教「回教化」,以達到「回宣」的目的!

  於「爾撒運動」第一課已說明了整個運動的目的:「主興起了『爾撒運動』,給了我們鑰匙,為了叫我們要更新我們的信仰,要留意我們要擺脫宗教的模式,所以我們不是要把回教變成基督教,我們是要叫他們留在回教中,只是要成為『爾撒』即是耶穌的忠心跟隨者就是了!」這樣的遷就回教、犧牲真理、改變救恩的做法,真如聖經所形容說: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成為地獄之子」,這是何等可悲呢!

四、呼籲眾教會額外關切

  今天真理得到伸張、使多年的鬱結得到通暢、創傷的心靈得到醫治,我們為他們的勇敢感謝神!我在此也特別呼籲,大家必須關心那些脫離問題教派、異端教派的信徒。

  首先,我們要了解他們的心情是十分矛盾的。當他們開始感覺到自己教會愈來愈有問題時,一般都不易獨立整理思緒,以致有一時有理說不清之慨。又因其對教會及肢體千絲萬柳的感情與關係,甚難割裂,故多採鴕鳥政策,一味順服,讓事情不了了之。十多年的光陰,無論從信主、受洗、成長、交友、結婚、生子、事奉、委身都在這個教會裡經過,若要離開,需要何等大的勇氣呢?!

  然而,為了真理的原故,經過痛苦的掙扎、漫長的禱告,他們不約而同地、從不同的分堂中、一個一個地毅然離開了。今天這班人又願意在眾教會面前勇敢站出來,不是帶著血氣,更不是忘恩負義,乃是不想仍留在這教會裡親愛的肢體們繼續作「鴕鳥」!更盼望基督眾教會不再被蒙在鼓裡!

  我們真要多多欣賞、鼓勵和支持他們,因為許多時候他們是孤立無援的。試想當他們出來的時候,已經脫離了投身多年的教派,而那教派又已勒令不容許弟兄姊妹再接觸他們的,使他們斷絕了一切感情上的支援;要他們在短促的時間內尋找合適的新教會、重新投入肢體的生活中實在不容易。故此,有部分弟兄姊妹去了不同的教會後盡量隱藏自己,因為他們怕自己不被接納。有些過去連工作也放下全人委身事奉的,現在連工作也沒有了,前路茫茫,如何再上路呢?!所以我在此懇請香港眾教會愛護他們,盡力提供實際的關心與幫忙,而不是說一聲平平安安地去吧就了事!

  此外還有一普遍現象,就是這班向來對信仰認真、對聖經嚴謹、重視生命追求的肢體,去到各教會聚會時,許多都感到「不是味兒」!就是感到講壇信息不夠深度、信徒生活流於世俗、禱告欠奉、追求因循、生命乾涸...怎樣才能留下這批「精英」讓他們貢獻神國?這是我們自稱純正的基督眾教會需要深入反省的!

  我們也要反省一個原本純正的教會為何會愈走愈偏離正軌?門徒會給了我們很大的借鑑,作為帶領教會的領袖和事奉人員責任重大,必須常作自檢。然而,一般信徒也不能盲從附會、缺乏分辨的能力。在尊重及順服領袖帶領的同時,也要彼此順服在真理裡。每個信徒都要好好的裝備自己,即使沒有機會修讀有系統的神學課程,也要好好的上教會的主日學、查經班,好好的在聖經神學、教義神學、系統神學中進深,逐漸對聖經有全面的認識,「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弗四13-14)求主幫助我們的信仰是自建在至聖的真道上,而不是在任何個人的新領受上。

(本文節錄自滕張佳音師母於二○○七年八月五日於宣道會北角堂舉行的「基督門徒福音會是異端嗎?」公開講座的總結回應,由 Lawrence/Kammy 筆錄,並經講員修訂補充。)